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郑秀文抑郁症痊愈不再控制身材不想得金像奖

发布时间:2019-08-16 16:46:52

郑秀文抑郁症痊愈 不再控制身材不想得金像奖

郑秀文抑郁症痊愈 不再控制身材不想得金像奖

郑秀文一点都不忌讳自己曾经得过抑郁症的事实,还大叹可惜,表示自己的假期都被它消磨光了,害得如今工作不断,显得异常地忙碌。

抑郁症痊愈之后的郑秀文,有了点杨千嬅大笑姑婆的意思,喜欢爽朗地笑,然后用非常直接的方式回答你所有的问题,她现在不介意自己会发胖,只是为了工作会刻意控制饮食,她也不介意自己的未来在哪里,随性就好,入围十余次金像奖却零获奖的她,也不介意拿不到影后的可惜,每次的提名都应该是落败的。但不介意不代表不认真。即便是《临时同居》这样的轻喜剧,她也会洋洋得意地告诉你,在楼梯上与张家辉的对手戏,让她有那么一瞬间找到了一种不是在演,而是真实地表达出来的最高级别的表演方法,这让她非常满意,同样的满足感也体现在《盲探》中,她的角色在临死之前与刘德华的对话,既要感人,但台词又很幽默,分寸感很难拿捏,但郑秀文说,我都觉得我表演到位了。说这句话时,她非常满足,且坚定地点着头。

搜狐娱乐:你是本身就长不胖,还是?

郑秀文:我长得胖,我是可以去保持这种体形。

搜狐娱乐:你是永远对自己的身材不满足的那种?

郑秀文:不是,我很满足,就是我的工作需要,如果我不用工作的时候,我胖五个公斤、六个公斤、七个公斤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,我可以接受我圆圆的。

搜狐娱乐:但是你没有工作的时候的时间应该很少吧?

郑秀文:偶然还是会有的,但是最近真的是比较忙的,所以最近都是这样的。

搜狐娱乐:你给自己放过最长的假是多长时间?

郑秀文:忧郁症爆发的那几年够不够长?

搜狐娱乐:够长,你现在都是可以这样说自己当时的状态吗?

郑秀文:可以,已经过去了,对,找不到那种很痛苦的感觉了。

搜狐娱乐: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?

郑秀文:没有那种感觉,但是我记得我患过忧郁症,但是不会,现在不会起床就觉得好痛苦,好像很绝望没有这种感觉。

搜狐娱乐:说到这部戏,其实你在这部轻喜剧里面的角色是一点都不搞笑的,一直是很抑郁的状态。

郑秀文:我觉得这个角色表面上看起来是有点喜剧的感觉,但是其实我沙律这个角色本身是没有搞笑的,她不是个搞笑的,她是严肃的,她对她的爱情是很紧绷的,绷紧的,所以我没有让这个爱情的喜剧影响我;我要保持一个,一种很稳定的表演的方式,我希望跟以前比如说《瘦身男女》那种蹦蹦跳,很神经级的那种感觉有区别,我觉得我现在的我已经比较沉淀,不管在年龄或者是表演上面,我都希望可以有一点更进一步的感觉。但是当我拿到剧本的时候,因为我毕竟这部电影是以群戏为主,很多时候都是四个人或者是一蹦人,那你真正要,所以我拿到剧本我就特别知道,演好两三场戏是比较能够很慎重的发挥;比如说有一场戏,我坐在楼梯跟张家辉表白的那场戏,我觉得在这个喜剧的格局里面可以,导演开始到那么一个新的场景,我觉得我要好好的把她尽量发挥。

搜狐娱乐:因为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也是那场戏。

郑秀文:当我第一天拿到剧本的时候,看了这场戏我知道重点来了,对于沙律这个角色这个重点来了,因为观众是透过这场戏去深入了解沙律她真正的内心的状况,她了解她的过去,了解她如何看待她跟她丈夫的关系,那所以我知道这场戏是非常重要的,所以拿到第一天,我就开始慢慢去想,没想到后来拍到最后两天,导演才拍这场戏;所以我一直酝酿,去思考应该怎么去演这场戏,怎么演才最好看,希望在掌握这个情绪里面有一种变化,我不希望一开始就哭到尾,或者是一开始就一直情绪维持到尾,我希望中间有不同变化的。所以后来拍了两条之后,导演说够了,我想应该是导演相信我做得到吧。

搜狐娱乐:上一次让你对一个场景这么有表达欲的电影是哪一部,是哪一个场景?比如《盲探》里?

郑秀文:《盲探》,上次杜导演就是设计了好多个场景让我哭,不同的方法去哭,也让我有很多不同的身份,比如说我杀人的身份,我被杀,然后我探人的身份,我被害的身份,那次跟这次有点不同,那次身份上面的一种变化,很多千变万化不同的身份,但是沙律只是一个人,我要表达她内在很丰富的那种情感。

我特别喜欢的场景是后来我差不多要死了,刘德华一直在开车,我坐在后边一边死一边跟他对话。我特别喜欢那一场戏,因为我觉得有一种感动在里面,因为我真正要死了,好像要马上要死掉,但是又有一种搞笑的感觉,因为说正好了被你知道了,幸好我差不多要死了,要不是我真的好丑,诸如此类的话。那我觉得这个台词它挺有幽默感,但是我不希望被整个幽默感可以盖过那种感动的感觉,所以我觉得在中间拿捏要很小心,它又搞笑,但是要让观众有一点不要死,观众要痛的感觉。所以我觉得我在中间这个拿捏是挺好的,我觉得他们写这场戏,写的挺出色的。

搜狐娱乐:最后您看这个场景,您觉得自己成功了吗,表演的OK吗?

郑秀文:还不错吧,因为我觉得有时候很难给自己打分,你唯一能给自己打分,就是你在表演的过程中,有没有感觉得到你那个感情到位了,你知道的,有些时候你骗不了自己,可能骗到别人,可能你很假滴滴眼泪,可能就觉得情感很到位,但是你内在有没有感受那种真正的情感,你自己会知道的,车上里面跟华仔那场戏跟楼梯这场戏,我都觉得我感受得到,我都到位了,我自己内在的感受。

搜狐娱乐:哪怕是喜剧,你都会对一个角色的层次感这么在意?

郑秀文:我觉得必须要,喜剧的人物,还是有很丰富的情感,喜剧的人物通常他们的内心都是挺复杂的,因为她了解人生的痛,她了解人生的无奈,她才可以笑得最大声,因为她经历过了,她也通过很多的失恋,所以我觉得必须要这样理解一个喜剧的角色,不能够从一个角度去理解一个喜剧里面的角色,如果这样他会很平面,而且很单调。

搜狐娱乐: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,比如说喜剧在颁奖典礼上并不是一个特别受欢迎的类型,今年的金像奖结束之后,大家都说您再次没有拿到奖项,您觉得怎么看这件事情?

郑秀文:我真正的想法无所谓,因为我拍戏我真正要服务的对象不是金像奖,不是金钟奖,不是什么金什么奖,我真正要服务就是这个角色本身,就是演技本身,所以我拿捏这个宗旨我很清楚,我要服务的对象就是我自己,要演好这个角色,其它已经是崩了。有些时候能够入围,我觉得就已经其实挺开心的,可以入围,最终没有得到掌声就让它没得到有算了,也可能有个原因,差不多十次的提名都没有,可能已经很习惯了,有一种把这种落败跟失落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,就好像应该的,就每次的提名都应该是落败的,所以反正现在比较轻松。

搜狐娱乐:如果有一天给你颁一个奖,你第一句颁奖词会是什么?

郑秀文:给我颁这个奖,不会是真的吧?

搜狐娱乐:但是每次要结束之后,大家都会在微博上或者是社交络上讨论一些事情,会对你造成困扰吗?

郑秀文:我不会困扰,因为我觉得那种感觉,好多事情都是感觉,真正过不去不是事件的本身,是你的感觉,如果你搞定这个感觉,让这个感觉封杀,让它成为过去,那事情就完结了,如果你一直抓住那种感觉不让它放下,那个事情永远都不会完结的。

郑秀文扫去抑郁症的阴霾,迎接全新的人生。不用害怕不得奖,不用害怕发胖,快快乐乐地拍戏,快快乐乐地做自己,这就是郑秀文。

对目前国内团购行业发展的三点思考
帝国理工研发无人机无线供电技术续航有保障
雅虎收购新闻阅读应用Summly能否取代
第一创业交易所上市企业债成交冷清新债集中上市
5月团购交易额亿元以上城市统计阵营稳定但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