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我是谁的孩子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3:48:02
走到胡同口,拐个弯就该到家了。十二岁的小璐停下了脚步,伸出两只细长的胳膊,三下五除二将一头熨帖的齐耳短发弄成了杂草丛生的鸡窝,又熟练的解开淡粉色衬衫的上下两粒扣子,让微凉的晚风吹走一身的湿热。看着胸前日渐隆起的两座小山样的东西,小璐不免有些紧张的羞涩,但很快,那羞涩的潮红便被一抹狡黠所替代,感觉一切都处理好了,小璐这才一路打着响指,嘴里哼着自己也叫不出名字的曲调,一步三摇的向家晃去。

一进大门,小璐便感觉到了与往常的不同,院子里异常的沉闷,没有了平日里的鸡飞狗跳,就连牲口棚里那整日喷着响鼻吃草料的大黑马,此刻也是异常的安静。

贴着墙根,跟做贼似的,小璐一步步向窗户靠近,一双小手吃力的扒着窗台,踮起脚尖,伸长脖子努力向屋中看去。落日的余晖照在玻璃上,明晃晃的有些刺眼,小璐还没看清屋里到底是什么状况,就被突然传来的一声断喝吓了一个激灵:“你到底休不休学?”是父亲近乎暴怒的声音。

轻轻抚了抚由于惊吓而剧烈跳动的心房,小璐的脸上泛起了一抹不易觉察的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称的嘲弄的笑。小璐知道,能够让父亲如此动怒的,只有哥哥,那个正在初中三年级读书的哥哥。



大约就是从半年多以前,小璐就经常听见父母在商量哥哥休学的事。起初,小璐也不明白,父母为什么一定要哥哥休学,哥哥的成绩其实在小镇的初中算是蛮好的,马上就该考高中到县城去上学了,为什么父母一定要让哥哥休学呢?听得多了,小璐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:哥哥的成绩固然不错,但是若想考到县城的重点高中却有一定的难度,如果当年考不上重点高中,那么便只有两条路,要么去县城的另一所普通高中,三年之后上大学的几率微乎其微;要么重新回到小镇,做复读生,争取下一年再考重点,但有一点,复读生要比应届生的录取分数线高四十分,也就是说,第一年如果没有考取,第二年再考的话,你要比别人多四十分才有录取的机会,但休学就不同,休学生享受的是应届生的待遇,不需要另外多考四十分,但每年的休学名额有限,也是家长们极力争取的“肥肉”,这一点小璐知道还难不倒父亲,父亲的妹夫也就是自己的姑父就在小镇的初中做教导主任,只要找找人去镇医院开个病 明,哥哥休学就是十拿九稳的事。偏偏,哥哥一直不肯吐这个口,半年了,每次提起,哥哥都是只有一句话:“我不休学。”

对于哥哥的态度,小璐一点也不觉得奇怪,甚至想,如果是自己,自己也不会休学的。虽然小璐才上小学五年级,但是也算是见过世面的。小学各个年级都有因为成绩不好而不能升级的学生,小学生们淘气的喊他们是“降级包”,若在平时还好些,一旦学生们发生争执,就会有人大声吆喝,“降级包,降级包……”甚至还会有人编了各种顺口溜来逗弄他们。任是再调皮的男生,此刻也没有了往日的骄傲,只能蔫头耷脑灰溜溜的躲在一边,倘若是个小女生便只有哭鼻子抹眼泪的份儿了。

小璐没有这层烦恼,从小学一年级开始,小璐的成绩就很好,不是一般的好,是很好。不管在哪一级,不管班里有多少学生,小璐从来就是前两名,家里的红花奖状一摞摞的,也挣得了无数家长赞许的目光。但是小璐并不满足,小璐想要的不是别人如何如何,小璐只想让自己的爸爸妈妈夸奖一次,偏偏,小璐从来都没有听到过。

只有一次例外,那次小璐考了全班倒数第五名,小璐也说不清那次为什么那样做,但就是做了。数学考试卷子发下来的时候,小璐像平时一样从前到后先看了一遍题,所有的题目对小璐来说,都不难,于是,小璐从最后边也就是别人说的最难的题开始做起,查查做够了六十分,小璐便提前交了卷子,下一场语文考试,小璐如法炮制。

两门功课一百二十分,全班倒数第五名,这是小璐有史以来最差的成绩,却也让小璐很是得意了一下,因为数学试卷最后一道题,全班只有她一个人做对了,而且两门功课跟她料想的丝毫不差,都是刚刚好及格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。虽然老师也曾问过她,为什么这么做,她以头疼为由搪塞过去了。唯一让她觉得遗憾的是,自己这么差的成绩竟然没有引起父母的任何注意,他们跟平时一样,甚至没有对小璐多说一句话。



想到这些,小璐便觉得心里酸酸的,邻居们在一起闲谈逗弄她的话又清晰的响在耳边:“小璐,你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。”,“小璐,你啥时候去找自己的亲爸爸亲妈妈呀?”乡村里常会有些大人这样逗弄小孩子,小璐是不以为意的,但时间长了,说的次数多了,小璐心里不免也泛起了嘀咕,跟小璐一样有这种想法的还不少,同村的小三子,就因为这样的话,跑到家里对妈妈不依不饶,非让现在的妈妈给他把亲妈妈找来,小三子的爸爸是个暴躁的人,看小三子闹的不像话,上去就是一耳光,然后才恶狠狠的说:“你就是老子的亲儿子,你让老子再去哪里给你找个爹?”小三子捂着脸无声的哭了,嘴上不说,心里却恨死了那些逗弄他的人。这件事传开之后,很长一段日子,小村里很安静,没人再用这样的话逗弄小孩子,可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,也不知道从谁开始,三五一群的大人们又开始用这样的话来哄骗小孩子,似乎这样做,让他们很快乐,并且乐此不疲。

小璐才不会像小三子一样跑回去问妈妈。小璐知道,就算自己不是亲生的,在父母那里也是问不出个所以然的。小璐将这件事偷偷的放在心里,很多天很多天之后,小璐才找了个机会去问大伯父。

大伯父不是小璐的亲伯父,小璐的亲伯父在小镇上班,小璐平时很难得见到一面。这个大伯父是小璐同村的一个长辈,比父亲年龄略大些,按照辈分小璐叫他伯父,但是两家并没有任何的亲缘关系,只不过在小璐三岁的时候,掉进了村口的水塘里,是这个伯父下到齐腰深的水里救出了小璐。从那以后,两家才来往的密切了些。大伯父家只有三个儿子,没有女儿,所以每次小璐去到大伯父家,大伯父大伯母总是很高兴,拿出家里的好吃的,招待小璐。小璐也不见外,看见可口的就吃,那感觉,甚至比在自己家里还随便。当然,自己家里的樱桃草莓葡萄熟了的时候,小璐也会偷偷的放一点在书包里,上学路上拐个弯,送给大伯父大伯母。虽然,很多时候,这些水果最后还是落到小璐的嘴里,但下一次小璐依然还会这样做。没有吃到这些水果的大伯父大伯母一点也不生气,似乎比自己吃了更高兴。

小璐是有一次搂着大伯母的脖子,哄着大伯母吃了自己从家里带来的葡萄之后,问出自己心里的疑问的。小璐很小心的从别人说起,说村子里都谁谁不是妈妈亲生的,说到最后,才似乎是很随便的问了一句:“大伯母,你说,我会不会也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啊?”

大伯母被小璐的葡萄占住了嘴,思想上也就开了小差,怎么也没想到小璐小小年纪还有如此心计,想也没想就说:“怎么不是你爸爸妈妈亲生的呢?当年,你妈妈生你的时候,还有个双胞胎兄弟的,可惜没成(乡下人家,把小孩子没活叫做没成,意思是没有成人)。你爸爸当时哭得可伤心了,说你们兄妹几个都没有那个好看,说死的要不是他就好了……”

“看你,都跟小孩子说些啥。”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大伯听到大伯母的话,有些不太高兴的埋怨道。大伯母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赶忙转换话题说:“小璐真是个好孩子呢,拿了家里的葡萄,非要让我尝尝鲜。”小璐乖巧的拿起盘子里的葡萄,伸出小手,高高的举着,递给大伯父吃,看见大伯父弯了身子,用嘴接下自己手里的葡萄,小璐露出一个甜甜的笑,跟大伯父大伯母道了再见,这才一溜烟的跑走了。



从大伯母那里,小璐打消了自己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疑虑,却增添了另一个难解的困扰:虽然由于大伯父的阻止,大伯母没有把话说完,但小璐分明感觉到大伯母,不,确切说应该是父亲的下一句话:要是死的是这个就好了。小璐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,但随即越来越多的想法争先恐后的冒出来,似乎就是为了证实刚才的想法。小璐长得虽然不丑,但远没有姐姐好看,甚至连哥哥也不如。哥哥有什么事情,父母总是急三火四的,可是自己呢,无论怎么样,父母好像都毫无感觉似的。

记得有一次,小璐跟同班的几个同学打赌,说谁拿了家里的钱,不会被家长骂。小璐自信满满的说,我就不会。同学们都不相信,于是大家一致怂恿小璐拿出来试试。试试就试试,小璐满不在乎的说。

几天后,小璐瞅准了一个家里没人的机会,偷偷翻开了妈妈的箱子,据说那是妈妈结婚时候的嫁妆,里面盛放着一些日常的衣物,小璐看见过,家里的零花钱妈妈就是从那箱子里拿出来的,可是自己怎么找不到呢?

小璐抬手用衣裳袖子擦了擦脸上细密的汗水,又用小手轻轻拍了拍剧烈的心跳,这才重新打开箱子,一件件仔细检查每件衣物。果然,很快让她找到一个小小的蓝色的手绢包,小璐怀着万分紧张的心情,将那小手绢一层层打开,里面是一摞钱,小璐没敢细数究竟有多少,只用颤抖的手从里面抽出最大的一张,小璐认得,那是十元的呢。

小璐将钱藏好,又按照原样将衣服码放整齐,这才躲到一边,安静的做作业,那一整晚,小璐都是提心吊胆的,一直在暗暗祈祷,祈祷妈妈不要打开箱子,不要拿衣服,不要找钱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祈祷有了效用,总之,那晚,妈妈什么都没做,直到临睡觉,小璐悬着的一颗心才稍稍放下来。



第二天,小璐将十元钱拿到学校,果然得到了小伙伴们的认同,看见大家用羡慕的近乎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,小璐感觉到了极大的满足。“不如我们去买东西吃吧?”叽叽喳喳中,不知是谁提议道。

看着大家都用那种热切的盼望的眼神望着自己,小璐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没法说出那个不字。于是一行人,浩浩荡荡的向村里唯一的小卖部进发。

到了小卖部,小璐忽然发现自己从没花过钱,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琳琅满目的东西,小璐竟然不知道该买什么。后来干脆有人提议买冰棍,说解渴,还有人提议买糖块,说很甜。就这样到场的十几个人,每人买了一根冰棍,一块糖,花了小璐整整五元钱。可是看着大家一脸满足的幸福,小璐一点也没觉得心疼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小璐都心虚的不敢正眼看妈妈,可是妈妈从来都没有提钱的事,慢慢的小璐自己也忘记了,曾经还有这么一回事。

事情的败露是在很多天之后的一个夜里。那天吃完晚饭,做完作业,已经很晚了,小璐正要躺下睡觉的时候,妈妈叫住了她。忘记了话题是从哪里开始的,当妈妈提到钱的时候,小璐一个激灵,立时赶走了所有的瞌睡。

面对妈妈的温言软语,小璐毫不保留的坦承了一切,小璐惴惴的心里等着妈妈的责骂,等着爸爸的怒吼,甚至小璐想到自己的小PP恐怕是在劫难逃了,毕竟在那个年代那样的家庭,十元钱已经是很大的数目,足够一家人一个月的花销了。可是,短暂的沉默之后,妈妈轻轻吐出两个字:睡吧。



这一声睡吧,打碎了小璐所有的幻想,小璐没有那种如获大赦的欣喜,倒是被一层淡淡的失落所笼罩,小璐不知道,自己怎么样做,才可以引起爸爸妈妈的关注,让他们多看自己一眼?为了这份关注,小璐曾经做了很多的努力:不完成作业,上课假装睡觉,考试故意只考六十分,可是无论怎样的努力,小璐都没能让爸爸妈妈多看自己一眼。

想到这些的时候,小璐又伸手抓了抓头上鸡窝一样的乱发,然后重新踮起脚尖,用一只手遮住玻璃,试图努力看清楚屋内的情形:爸爸像一头困兽,在屋子里无奈的走来走去,哥哥直挺挺的跪在地上,不发一言。小璐忽然很羡慕哥哥,想着要是自己也能那样跪着,该有多好。可是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机会。三天了,放学回来,自己这样小太妹的打扮已经三天了,可是爸爸妈妈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一样。小璐忽然觉得很泄气,正想着还要不要继续看下去,屋里正在走动的爸爸忽然停下了脚步,然后便是又一声震耳的嘶吼:“你到底休不休学?”

“不休。我不休学。”哥哥仍然倔强的回答。小璐忽然有种冲动,想为哥哥鼓掌叫好。可是还没等小璐有所行动,屋里传来了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小璐睁大眼睛,往屋里细看,爸爸背对着玻璃,看不清表情,只能看见他一耸一耸的肩膀,看样子是气的不轻,地下的哥哥则用一只手捂住半边脸颊,一边睁大了眼睛,定定的看着父亲,似乎是不相信那个叫做父亲的人,刚刚扇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!

小璐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忽然委屈的想哭:小璐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得到这样一个耳光的“赏赐”?

很多年之后,小璐远走他乡,离开了自己的父母,哥哥姐姐,离开了那个一直被称做家的地方,很多事情也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淡淡远去,只有那一声清脆的耳光,一直鲜活在小璐的记忆中,而那个曾经一度困扰她的问题,小璐不知道是否有一天也会同样困扰着她的孩子。

共 5029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读完这篇小说使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中,这样一个家,这样一双父母,他们为了使自己的儿女成才,竟如此的“爱憎”分明!就因为女儿小璐学习优秀,无论她如何恶作剧,甚至偷父母的钱包也从未得到一个耳光的“赏赐”;然而,小璐的哥哥就因为学习差,不仅厉声逼他休学,而且诅咒死的是他才好,最后一声清脆的耳光落在了男孩儿的脸上,也落在了我们每一个人的脸上啊!发人深省!推荐阅读!问好作者!【编辑:笑天】【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】
1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6 20:18:40 读完这篇小说使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中,这样一个家,这样一双父母,他们为了使自己的儿女成才,竟如此的“爱憎”分明!就因为女儿小璐学习优秀,无论她如何恶作剧,甚至偷父母的钱包也从未得到一个耳光的“赏赐”;然而,小璐的哥哥就因为学习差,不仅厉声逼他休学,而且诅咒死的是他才好,最后一声清脆的耳光落在了男孩儿的脸上,也落在了我们每一个人的脸上啊!发人深省!推荐阅读!问好作者! 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,河南影视家协会会员,卢氏作协顾问,副教授。
2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7 06:44:09 谢谢笑天老师的辛苦编辑,问好。
我相信每个父母都是爱孩子的,可是如何去爱,如何引导孩子正确认识这份爱,感知这份爱,其实值得每个人思索,家庭教育值得每个人去关注,去思考。
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7 17:05: 1 这样的教育方式,这样的爱憎分明,这样的男女有别,让人深思,让人忧虑。 中师毕业从事小学教育几十年,自考中文系大专毕业.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8 1 :27:01 谢谢老梅,其实很多事往往不是我们表面看的那么光鲜,现在的家庭教育也是如此……
4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7 17:57: 对两个孩子不同的态度和教育方式,真是觉得有些费解。 永远的绿色
回复4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8 1 :28:16 谢谢小竹,其实呢,多个孩子之后,孩子的想法往往跟大人是不同的,如何正确引导他们就非常的重要了。问好。
5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7 21:00:52 读完全文仍觉得还有下文,还在期待那个问题,小璐到底是谁的孩子 一直想流浪
回复5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8 1 :29:27 这个问题,其实文章中已经有了答案,但是,这个答案究竟是不是真实的,就不需要细说了。问好力萍。
6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8 08:1 :24 "小璐到底是谁的孩子"?这个问题提得好啊!我看这正是这篇开放性结尾小说的魅力所在 了吧?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啊! 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,河南影视家协会会员,卢氏作协顾问,副教授。
回复6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8 1 : 0:16 谢谢笑天老师,的确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其实,文字本身也就是这样的吧,问好老师。
7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8 18:54: 1 文章的表面描写和真正的内容相反,是这篇小说最耐人寻味之处。在这里打是亲骂是爱表现得非常突出。我(小路)表面看起来被爱着,其实是被一直都忽视和冷遇着,甚至想要从挨一巴掌中获得爱,但却到张大后都没有得到。而哥哥是男孩,就获得了很多的爱,但可惜这种爱的形式是恨铁不成钢的责难甚至殴打。两个孩子都可怜,而小路则尤其可怜。 喜欢写写
回复7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8 19: 7:17 感谢窗户朋友耐心细致的阅读和精彩的点评,欢儿问好,希望朋友继续支持江山,感谢!
8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9 07:41: 2 上官,我喜欢说实话,也希望能不能与您 成为文学路上的朋友。
我在江山看小说,基本上不满意的多,这可能与我要求高,欣赏能力不高有关。
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如何写好小说,越是思考越是觉得写好小说对能力要求极高,是艺无止境的,我的《小木与阿水》,我构思了一个上午,我觉得构思上还是有 出彩之处的,但得不到编辑的赏识,而那些编辑赏识的有些小说,我基本上看不下去,我希望有机会能与您探讨。

MSN: sxb7 19@hotmail.com
QQ:24 020780 热爱文学
回复8 楼 文友: 2010-07-19 12: 1:42 谢谢雾海凝眸,谢谢你的信任并愿意与我交流。
关于你提到的是否会得到编辑欣赏的问题,我想说,网络毕竟只是一个交流的平台,跟传统的纸媒有所不同,所以这里的编辑也许跟纸媒有一定的差距,也是可以理解的,另外还有就是我想每个人的喜好并不相同,遇到自己喜欢的题材,可能就会觉得喜欢,并欣赏,但遇到自己不十分感兴趣的题材,可能就会表现稍差些,这个我想也可以理解吧,毕竟文章本身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。所以,我只想跟你说,写自己想写,写自己喜欢写,有人看重愿意交流是好事,没人懂得欣赏我们也只作为一种抒发自己心境的方式,似乎也没什么不好。你说呢?
已经加你了,比较晚了些,因为我白天在上班,祝福安好。
9 楼 文友: 2010-07-20 12: 2:59 由我是谁的孩子,引发一系列的故事。小说其实给人很多悬念,不只是存在于单一的表面。关于教育,关于爱,可能在很多的家庭里被重视,但更容易缺乏沟通。一味的去强迫,会招来逆反。一味的去顺从,会导致迷失。小璐和她的哥哥便是这样的例子,小说通过小璐自身的生存环境以及在日常生活中所遭受的忽视,造就了心态的畸形。其实是谁的孩子小说里已经验证,或者根本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些阴影在小璐心里所产生的影响。父母的男尊女卑,父母的任其随波逐流,那一声清脆的耳光,不只是敲在小璐的记忆中,也敲在我们许多人的心中。问好欢儿,很羡慕你写小说的姿态。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qiufxw
回复9 楼 文友: 2010-07-20 18:08:04 谢谢秋风哥的精彩点评。很多时候,站在父母的角度,以为如何如何,但,站在孩子的立场上去看,其实未必尽然,这也是欢儿此文的目的。问好哥。
10 楼 文友: 2010-07-20 15:24: 欢儿的文字我认真看了,文友及编辑的评论我也读了,我觉得各有各的道理。作为曾经的孩子,现在的家长,从事教育多年的我,对这个问题有点忙茫然了。教育,毕竟是外因,人的成长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有利有弊,有时冷落反而会出现“有意栽花花不发,无心插柳柳成行”的现象。欢儿的文字正反映了这样的客观事实,这正是她的成功之处。读后能引起人们的关注,起到了应该起到的效果。个见,请欢儿评评理。欣赏了。朴实的文字,纯自然的描写,值得借鉴! 高中语文教师,大学本科毕业。文学爱好者。
回复10 楼 文友: 2010-07-20 18:10:56 谢谢隐者老师的对此文的深刻理解,其实正如老师所言,就这篇文字能够吸引一些人看,看了之后能够去想,那么可以说欢儿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呵呵,问好隐者老师。小孩子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
成人护理垫如何用
宝宝眼睛有眼屎
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