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艾尔编年史一二二交涉安圣紫罗兰

发布时间:2020-01-21 12:47:30

艾尔编年史 (一二二)交涉(安·圣紫罗兰)

快速而有条不紊地,一队队士兵踏入铺陈地面的巨口,消逝于银白星河之中。

不过数分钟,聚集在岩洞的数千士兵便消失一空。安的小队排在接近最后,仅早于凯洛的队伍。她牵住艾利奥的手,毫不犹豫地迈步向前。

这是她第二次前往「镜之界」。与上一次不同,少女收敛起一切多余心思,仅保留下唯一的念头——

「让我们前往艾兰堡顶楼,王庭所在的长廊之上。」

星光旋转着,化作通道指向远方。安感受着右手传来的温暖,深吸一口气,向前小跑而去。群星逐渐黯淡,四周则重归光明。安揉了揉眼睛,环顾着眼前的一切。

她的确处于一条长廊当中。墙壁整体雪白如霜,流金的纹样织于其上,精美仿若一幅幅古老画卷。地面呈黑褐色,神术照明自头顶投下,为它镀上一层柔和幽光。这应是处理过的玄铁木——安记得资料上提到,它似木似金,既轻而韧,坚如山岩,且不惧虫蚀,水火无伤。唯一缺陷是成材所需极久,以至于整个王国当中,用它制成的建筑亦不多见。

艾兰堡正是其中最大,亦是年代最为久远的一座。它位于金穗城中心,作为艾尔纳人的王宫已有两千余年。最初的建造者早就不在人世,它则安静旁观王权更替,乃至世事变迁。

安转过视线,看见雪莉和其余数人从不远处现身,随即聚集在她面前。金边镶嵌的厚重门扉亦在不远处,隐约有声音穿过门扉,散落在长廊之上。她握紧右手,定了定神,向那里迈出几步。

声音更加清晰——那是人类濒死的惨呼,充满惊惶与绝望。安不禁打了个寒战,将目光投向身边的少年。艾利奥同样看向她,神情严肃了片刻,随即露出灿烂笑容。

“别担心,有我在!”少年一一看过围拢而来的队友,压低声音,“准备好了么?”

雪莉刷地抽出双手剑,无声地点头。曼图尔手指轻弹,数道秘术便笼罩在众人身上——安感觉身体更加轻盈有力,头脑亦明晰许多。原属凯洛的士兵一同握紧武器,站到安与艾利奥前方。

身材壮硕的巴里特举起双手战锤,用力一抡,门轰然而开。随即映入眼帘的场景,哪怕早有准备,仍让安感觉一阵晕眩。

本应整洁庄重的王庭,此时已成血腥炼狱。残肢断臂随处可见,鲜血溅满白墙与廊柱,更仿佛铺遍脚底。她记得前往这里的足有百人,都是凯洛军中的精锐,其中不乏擅长神术者。可仍在抵抗的不足二十。就在呼吸之间,又有四名士兵先后倒下,液体从他们体内喷涌,带走全部的活力。

安强迫自己不要闭上眼睛。亚尔莱斯站在王庭尽头,冷眼旁观这场屠杀。死者中亦有艾尔纳人,大概是原本的卫兵。而此刻担任刽子手的——仅有三人,却无可匹敌。

似乎听到门口的响动,他们暂时停下杀戮,将注意力投向这边。一名军士趁机从背后发起偷袭,却被反手握住脖颈,毫不留情地拧断头颅。

那是名红发的高挑女性,面色冰冷,眼中如有火焰。她身披赤色斗篷,臂膊纤细,手中没有兵刃——因那具身体便是武器。另一人是灰发的青年,头顶一对狼耳,正咧开嘴角,露出残忍的笑容。他的浅褐色皮甲已被鲜血染黑,微微弯曲的锐爪自指节根部刺出,如金属般反射寒光。

最后一人亦似是女性,银色的战甲覆盖半身,柔和光辉笼罩其上,令它不沾半点血污。长发披散至腰,宛若彩虹般夺目。她将手中巨剑立于地面,目光跨越半座王庭,从安的脸上一掠而过。

“离开这儿。”她用澄澈的声音宣告,“或是死。”

“爱丽儿——你在做什么!”同一时刻,艾利奥也认出了对方,言语中惊怒交加,“胡鲁曼那混蛋在哪儿!莉莉团长呢!?”

然而没人在意他,甚至没人理会爱丽儿。雪莉架起武器,曼图尔挥动指尖,对方余下的二人分别冲向安的两侧,迅若闪电。仍存活着的军士对视一眼,心有灵犀般包围住那名天族,同时发起攻击。

爱丽儿目不斜视,只将巨剑擎于胸前。紫色电光盘绕而上,于下一刻化作雷霆——

距离天族较近的几人被雷电劈中胸口,惨叫着仰面倒下,立刻没了声息。刺眼的弧光划破空气,落向较远处的军士,将他们全数吞没。所有雷光随即融为一体,具备生命般绕开冲锋的二人,在少女眼前轰然炸裂。

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。艾利奥挡在安身前,双臂交叉护住头面。灰袍巫师呼唤出两只银白巨掌,阻挡疾奔而至的敌人。雪莉高声祈祷,纯白的光之护壁笼罩住众人,与紫色雷霆一同归于虚无。

“等一下!我们是来谈判的!”年轻骑士气急败坏地大喊,“就不能好好说话么!?”

仍然没人理他。曼图尔收回第二只巨掌,一同阻击红发女性,并开始吟唱另一道法术。雪莉踏步向前,重剑迎上钢爪,发出尖锐的嘶鸣,仿佛用利器刮过玻璃。爱丽儿提着双手巨剑,踏过满地尸骸,一步步向众人逼近。

安打了个哆嗦,勉强取回冷静的思考。这种等级的战斗中,她清楚自己帮不上任何忙。她拍了拍艾利奥的肩,环顾身边的几人,最后指向远处的王座。

抓住亚尔莱斯,或许能让他们暂时停手,少女如此祈祷。

艾利奥立刻明白了她的想法。“威尔、塞拉,你们保护安。”他拔出兵刃,大步向前,“其余的,去抓住亚尔莱斯。而你——”利刃划破空气,直劈天族右肩,“由我来打倒!”

少年高声怒吼,每一剑都用上全力,一时间似乎占据上风。艾克、邓肯与巴里特绕过交战的众人,朝王庭尽头发足狂奔。爱丽儿架开艾利奥四剑,同时退出六步,带着怜悯摇了摇头。

“你不该来这儿。”她说。

年轻骑士再一剑挥出,然而天族——字面意义上地——化为闪电,让少年的攻击全然斩空。她落在艾克身后,巨剑一闪即没,徒留被分为两截的身躯。邓肯和巴里特举起兵器,想要尝试抵挡,但他们快不过电光。

闪电调转方向,刺向年轻骑士腰际,看似毫不留情。

安双手紧握在胸前,发出无声的呼喊。但无论本能或什么,艾利奥终归接下了这一剑。高亢的锐响从兵刃间传开,天族重归人型,而年轻骑士一路踉跄向后,差点撞到塞拉身上。

“你……”少年喘着粗气,鲜血从额角滴落,握剑的双手也微微颤抖,“别想伤到安——”

轰鸣与热浪从右侧袭来,安赶忙向左侧逃开。火海随即吞没她原本所在之处,封锁了通向出口的道路。一柄近乎透明的长剑环过烈火,疾刺红发女性背后,但她回过身,一把将其捏在手中。长剑猛烈地颤抖片刻,最终归于无形。

“愚蠢的抵抗,巫师。”红发女性升向空中,言语满含蔑视,“等我毁掉这座宫殿,看你还能逃去哪里!”

另一侧女骑士也受了伤,血液随着激战洒落,竟泛着柔和光泽,仿佛跃动的火焰。剑爪相击的哀嚎愈发频繁尖锐,让安甚至想要捂住耳朵。狼耳的青年连连咆哮,似乎沉醉于这场搏杀,声音莫名令人胆寒。

年轻骑士挺直身体,握紧长剑,再次迎上逼近的天族。少女紧咬住下唇,凝视着艾利奥的背影。她知道,自己现下唯有等待,以及祈祷。

若死在此地,至少……有人会在前方等我,少女心想。

战斗其实没有持续多久,但对安而言,时间已经过了千年。无数纷杂从她耳边划过,最终融为一声怒吼——

“该死,巫师!”红发女性咆哮道,“你要做什么!”

安转头望去。中年巫师衣衫尽碎,面容扭曲,半边身躯亦不似人型。他用异常粗壮的右臂攫住女性,完好的左手正展开一枚卷轴,将它拍到对方胸口。

言语之间,红发女性摆脱开那只手臂,更将它扯为两段。但庞然的金色圆盘于两人之间浮现,带着强大引力,令她难以逃离。

“为了……弥补过错。”曼图尔的声音嘶哑浑浊,有如残破风箱,“下地狱去吧——!”

两人一同没入圆盘,然后它迅速收缩,成为一个极耀眼的光点,随即消失了。

艾利奥和天族紧接着分出胜负,长剑从少年手中飞脱,落到数公尺外的地面。爱丽儿踏前一步,巨剑裹着电芒,顶上他的咽喉。

少年跪坐在地。他的双手无力垂下,满脸都是鲜血,但安丝毫不觉可怖。她绕过保护自己的两人,快步奔向艾利奥,挺立在他身边。

爱丽儿看了她一眼,既未收剑,亦未刺落。余下两人的交手仍在继续,他们的动作放慢了少许,却比起初更加凶险。雪莉左腕受了一爪,如今只用单手挥舞重剑;灰发青年则腿部中剑,同时失去了一只耳朵。光芒于两人脚下摇曳,没有温度,却鲜红如火。

青年忽然脚底一滑,单膝跪倒在地。女骑士向右冲出一步,重剑自对手脑后劈落。但青年猛然抬起双臂,钢爪在背后交叉,将挥下的利刃牢牢锁住。

他狂吼一声,全力扭转手中锐爪,重剑应声断裂。

雪莉抛下断剑,从腰间拔出匕首。但灰发青年轻易架开那柄武器,另一支钢爪径直插入她腹部,然后向下撕扯。鲜血喷涌而出,洒落地面,与另一侧的烈焰争辉。

“味道不错。”灰发青年抽回利爪,瞄准女骑士的心脏,舌头舔过利齿,“我会记住你的。”

女骑士单膝跪地,闭眼默祷。火焰从她四周升腾,掩盖一切其外的光辉。狼耳青年似乎发觉不对,但未等他决定前进或后退,炽白火焰已将他笼罩其中。嘶哑尖锐的长嗥顿时响彻王庭,充满痛苦与愤恨。

安听说过,圣殿骑士都拥有超越常人之力,这是她初次得见——哪怕雪莉尚未领受封号。

烈焰缓缓散尽,女骑士维持着原本的姿势,鲜血仍泊泊涌出,却不复光辉。青年蜷缩在地,毛发全部燃尽,皮肉亦烧成一团焦黑。但他粗重地喘息着,尽管身负重伤,却仍然存活了下来——

毕竟是「天之主」孕育的子女……和莉莉一样,少女心想。她望向天族,以口型提出问题,“莉莉在哪儿?”

爱丽儿收回巨剑,走向一旁的青年。“在你认为的地方。”她抓住青年的臂膀,声音仍旧澄澈,“若不愿同伴相残,就别和她见面。”

光芒闪过,天族和烧焦的青年一同消失。拦阻出口的火海失去燃料,逐渐趋于熄灭。而偌大的王庭当中,仅余下六个活着的生命。

威尔与塞拉没受什么伤,艾利奥耗尽了体力,生命倒是无碍。安跑向不远处的雪莉,看见她摊开双臂,缓缓仰躺到地板上。女骑士的脸白得像纸,身下是一片暗红水潭,至于腹部的伤势……安明白,她无能为力。

雪莉睁开眼睛,朝安露出虚弱的微笑。她咬住下唇,努力喘息片刻,缓慢却清晰地吐出词句。

“赫尔曼大人,和兰顿大人……可能有危险。如果说服了艾尔纳人……就快回去。”

这正是安担心的问题。她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“既然走上战场,从今以后……你还会见到更多死亡。”女骑士抬起沾满血污的手,将匕首递向少女,“愿意……帮我解脱吗?”

安默默接过匕首。艾利奥走到她身边,一同解下雪莉的半身甲,然后再次将女骑士放平。少女跪下身,握紧手中利刃,将尖端对准心口。

“愿光予你祝福。”雪莉轻声说。

少女深吸一口气,双手用力刺下。女骑士眉头微蹙,又很快松开,双眼缓缓合上,嘴角仍旧挂着笑容。

这是安第一次取走生命,说不上是什么体验。她只知道,现在没有时间用来感伤。她握住少年的手,站直身体,看着被威尔与塞拉擒住,押到面前的亚尔莱斯。

「你愿意加入教国与帝国的联军,对抗费米尔·斯塔克么?」少女言简意赅地问,「费米尔想要制造毁灭,他不是个好的盟友。」

艾尔纳人的国王睥睨着她,神情冰冷,“不。”他强调道,“绝不。”

「为什么?」对方的态度令她不解,「你看到了,他们不在乎艾尔纳人的生命,包括你在内。等到帝国落败,王国同样难逃厄运。」

“那又如何。”亚尔莱斯冷笑,“他们能帮我复仇,这就足够了。艾肯·奥莱尔夺走了我的儿子,我要整个帝国为他偿命!”他仰起头,“只要帝国先一步灭亡,艾尔德斯的结局与我何干?”

或许又是那个诅咒,安有些头痛,却没有太好的办法。她努力劝说了几句,亚尔莱斯充耳不闻。于是少女干脆闭上嘴,艾利奥不愿放弃,继续与他争吵,可依旧收效甚微。

“你这个树桩脑袋!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!?”少年用力挥舞着手臂,火冒三丈,“信不信我一剑砍了你,让你去地狱里复那见鬼的仇!?”

“随你的便。”艾尔纳人毫不在乎,“你杀了我,帝国与王国自此结下死仇——”他扬起嘴角,微笑混杂着一缕疯狂,“恰好如我所愿。”

安拍了拍艾利奥的手臂,避免少年真的动怒挥剑。亚尔莱斯想的没错,但不够全面——若她的猜测是正确的。

“当然,我们没打算杀你。”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时机恰好,“如果你愿意交出王位,自此安享晚年的话。”

少女听到女性的轻声惊呼,于是回头望去——凯洛的小队完好无损,而且比原本多出一人。

象牙白的长裙裹住腰肢,修饰她纤细的身形。长发是柔和的银白,从肩头流泻而下,与同样色泽的双眸辉映。仿若银线编织的宝冠戴在头顶,彰显出女性身份的不凡。她的五官精致而柔和,目光划过王庭,面容染上一抹哀伤,随后化作悲悯与坚毅。

亚尔莱斯瞪大了眼睛,用力挣扎起来,威尔与塞拉好不容易才将他压住。

“安,在你们的时代。”凯洛平静地问,“艾尔德斯的国王是谁?”

加拉瑞亚·艾斯特尔,星花之希望,纯白的女王,终结「灰色战争」的六位英雄之一。少女默默复诵着,视线投向与凯洛并肩的艾尔纳女性。除开多出的几分成熟,她在祖父那里看到的画像,与眼前的面容一模一样。

“那么,亚尔莱斯。”帝国的智将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请你写下文书,将王位传于加拉瑞亚,然后就能得到自由。”

对方沉默了不足一秒钟,脸上浮起明显的嘲讽。

“休想。”他从牙缝里挤出声音,“我宁愿死,也不与你们这群短命者同流合污。”

“那就没办法了。”凯洛转向加拉瑞亚,惋惜地叹了口气,“费米尔·斯塔克派来的援手屠杀了所有人,包含国王在内,然后逃离王庭……这样可以么,王女殿下。”

纯白的王女闭上眼睛,微微垂头。“请让他少受痛苦。”

凯洛从亲卫手中接过长剑,大步走向亚尔莱斯。艾尔纳人盯着凯洛,又望向银发女性,脸上全是不敢置信。

“加拉瑞亚,我的女儿,你竟然——”

利刃刺穿他的心脏,话语戛然而止。

威尔和塞拉松开手,让亚尔莱斯的尸体落到地上。帝国的智将来到安面前,神色略带关切。

“还好吧?”凯洛问道,“抱歉,没想到让你经历这些。”他环顾四下的狼藉,眼中全是痛惜,“还有他们。”

安轻轻摇了摇头,表示没关系。一切显然不能算好,但这就是战争,少女在心中说。正因如此,她想尽快将其结束……和身边的众人一同。

「不用担心我。」她这样回答,「而且,现在有紧迫的事情要拜托您,加拉瑞亚殿下。」

北京丰益医院的具体地址
成都银康医院怎么走
贵阳哪的医院治白癜风好
济南治疗阴道炎方法
防城港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